鞋底踩在雨後形成的小水窪,從鞋尖往前泛起一圈一圈波漣,蕩漾未止。

 

火神大我的思緒隨著水紋波動起來,腳步就這麼停了。

 

他實在有些迷糊,為何會有現今這種狀況——和一個男性交往——何況還是一位年長了他二歲的他校生,生活與興趣範疇理應沒有交集的學長。

 

當周圍的人隱隱發現這事之後,臉上的表情和肢體反應精采紛迭。他最記得,日向前輩金剛怒吼的那句,「死不要臉的,竟然勾引我們籃球隊可愛的學弟!」挽起袖子,差些找人拼命。

 

他也說不清,就是自然地在一起。

 

然後像上了癮,看著對方壞笑的神情也習慣了,當兩人都過於忙碌隔許久無法碰面時,他甚至會想念對方狐狸似的眼。

 

宛如戒不掉漢堡般,一輩子的喜歡。

 

不自覺間,幾個月就眨眼過去,他高二,他是大學生。

 

火神搖搖頭,突然回過神,自己杵在行道中過於醒目,他摸摸有些燒紅的臉快步往目的地前行。

 

         

 

「前……」

 

遠遠瞧見穿著白襯衫與紺青長褲,因襖熱襯衫上方解開兩顆釦子露出白皙的鎖骨,姿態閒適站著的男人專注於手上的書籍,暖風吹過帶起他額前幾縷柔軟的髮,火神的呼喚聲陡然停住,突然覺得更加燥熱了。

 

覺察有些灼人的視線,今吉翔一將視線從手上的法書拉起,待看清那怔怔的人是誰,揚著欣喜的笑,「來了怎麼不喊我一聲。看你,流了滿頭汗。」

 

話底頭藏一抹偷笑,火神這副呆呆傻傻純粹的模樣真真百看不膩。有再多煩心的事,見到他後也會抹去。

 

怎麼會厭煩呢,他從沒做過這個假定。

 

看火神依舊動也不動,今吉暗嘆,自己上前搭上火神的肩膀,略微用力地半帶著他挪動腳步,「你的臉有點紅也不說話,是中暑嗎?」

 

    今吉這下開始擔心,火神的反應有些反常,怕是他真的身體不舒服。

 

  火神大力拍打腦袋,打醒自己,沒注意身旁男人隨著他的動作沉下臉,「今……學長,對不起啊,今天太熱了才恍神。」

 

  今吉臉帶不悅地抬手輕撫火神自己打到的地方,語氣帶著責備,「好端端的打自己做什麼!還那麼用力!」

 

  火神摸不著對方為何有些不高興,「反正我皮粗,打了又沒多痛……」反駁的話下意識道出口。

  

  今吉的眉挑得更高,拿火神的遲鈍沒轍,「我是心疼你。你平常練球就磕磕碰碰的,看了都替你痛。」話說的一派坦然。

 

  「什、什麼啊……」火神的臉刷地爆紅,吶吶幾聲後就低著頭再也不肯抬起。這種令人害羞的語詞,今吉在他們獨處時常常毫不在意的說出來,也不知是無心還是有意,反正以他的腦袋,要讀懂今吉在想什麼也不是簡單的事,這個狡猾的男人。

 

  火神兀自垂頭也不搭理他,今吉聳肩饒有趣味地欣賞他兩周未見的羞窘,他的小老虎還是這般可愛,見好就收別惹毛他了。

 

  一路上默默無語,兩顆心卻跳的厲害。

 

  兩人到了超市,火神看著架上玲瑯滿目的商品,轉頭問今吉:「學長,你今天的晚餐想吃?」

 

  「我沒關係,選你喜歡的菜色就可以了。」揉揉火神微硬的頭髮,今吉帶著寵溺的笑,本就狹長的雙眼瞇的更細,眼角都染上笑意。

 

  「唔……」火神思考了會,挑選了一半自己喜歡一半今吉中意的食材。他知道是今吉讓著他,或許是年長者的游刃有餘,他甚至能感覺到像個孩童般被細心呵護。火神並非是不顧他人感受的人,他希望兩人在一起都能感到快樂與滿足,就算只是小小的一頓晚餐。

  

  看著自己手提的購物籃中被火神揀選進來的商品,今吉不禁伸出空閒的手握了下火神的手,一陣暖意湧上心尖,想趕緊回到租賃的處所,好好地碰觸他,抱緊火神感受他溫暖的體溫。

 

  火神回笑,繼續手上的動作,過沒多久購物籃就盛滿了,「這樣應該夠了,來結帳吧。」

 

  「嗯。」今吉推了下眼鏡,眼眸精光閃爍,溫文儒雅的臉龐瞬時變的深具侵略性。

 

    

 

  回到今吉在大學附近的租屋處後,今吉在火神將雞肉切丁爆香時,在一旁幫忙剝洋蔥、遞調味料。火神談起誠凜籃球隊隊又進行了特殊的體能訓練,他則說著大學內發生的逗趣事惹火神笑,雖然他們的生活線沒有交集,其實簡單的互相分享生活中的瑣事,就能將他們連在一起。

 

    一起吃過飯,一起洗了碗,然後一同坐到起居室,一切似乎如同往常一樣……假使忽略今吉眼尾詭譎笑意的話。

 

    火神坐在地板上埋首奮力寫功課,遇到困擾他的問題咬著筆管擠眉想了半晌也想不出時,抬眼偷覷今吉,發現對方端坐在沙發專注電視屏幕裡的某刑事影集,只好沮喪地自己想辦法找出答案。

  

  今吉知道火神在偷看他,嘴角勾著抹意味深長的笑。

 

  又過了十幾分鐘,火神總算把手上的作業全做完了,抹了把汗,雖然有空調但關於念書這檔事比一場球賽還令他疲憊。

 

  火神好奇究竟是什麼節目讓今吉看的目不轉睛,連以往時不時就戲弄的舉措都沒有,也跟著今吉看了起來,但越看他越往今吉那邊挪動。

 

  ……裡面出現的白白模模糊糊的人影是什麼啊啊啊!這不是在演如何破案的劇情嗎,怎麼會出現像阿飄的東西。火神在心裡慘叫,但為了不讓今吉發現他竟然會怕鬼,逞強逼迫自己看下去。

 

  今吉斜睨縮在他腳邊簌簌顫抖的戀人,滿心愉悅,大我這種單純天然的個性會讓他不自覺想更加使些小手段欺負他,然後顯露出更多可愛的模樣。

 

  「咿——」因為青白的臉突然放大充滿整個畫面,火神迸出一聲驚叫,這時也不管會不會被發現了,他恐懼地將頭埋在今吉的大腿,緊緊抱住他的腿不放,彷彿是溺水時的救命浮木。

 

  唉啊,好像有點過頭了——今吉眼看達到目的後拿起遙控器切掉電視電源。其實他早就知道火神怕鬼,他故意選這片子就是要讓火神放下戒心後被劇情後面出現的東西嚇住。

 

  他將火神抱到大腿上面對他跨坐,手掌安撫地拍拍火神後背,吻掉稚氣戀人眼角嚇出的淚水。「大我別怕,那都是假的,我在這裡陪你。」

 

  火神還是抖著唇發不出聲音,他被嚇得夠嗆。

 

  今吉滿懷憐惜又帶點愧疚,先親親火神的分岔眉毛,輕蹭他的額頭,然後吻住發白的唇,舌頭潛入毫無防備的口中,勾纏著對方的舌舔舐,偶爾舔過舌根讓火神發出悶哼。  

 

  漸漸地,火神僵直的身體放軟下來,雙手搭上今吉的頸後,緊緊貼住他的胸膛,閉起眼感受口中屬於另一人的溫度與糾纏。「學長……」身體在濃烈的親吻中逐漸加溫。

 

  今吉不滿的微瞠大眼,聲音喑啞低沉,帶著命令與引誘,「叫我的名字。」

 

  「翔一……」火神不滿地追上半途拉開的唇瓣,主動貼上火熱紅腫的唇,他喜歡和翔一親吻的感覺,溫柔與霸道並存,他是被愛與被疼寵著。

 

  喘息逐漸加重,火神壓住探入他衣服內遊走的手掌,在今吉耳邊氣息不穩道:「滿身都是汗,先去洗澡……」都是黏膩與汗臭。別看火神平日像粗魯的大男孩,其實這種小細節他很在意

 

  「好吧,你先去,我檢查完你的作業就來。」今天欺負火神的額度已經用完,今吉退開捨不得火神赤裸肌膚的手,讓火神從他腿上下去。

 

  火神聽懂他的意思,臉頰緋紅,眼睛濕潤晶亮,輕輕應了聲就拿起他放在這屋子的衣物進浴室。

 

  今吉回味火神情動的姿態,舔舔嘴,帶著饜足的笑邊替他看功課邊思索等會要怎麼吃掉美味的戀人。

 

  —END—

 

 


 

 

其實從今吉一出場,就很喜歡這種眼鏡鬼畜男(X)

and 我也想欺負小火神後好好疼愛他(捂臉)

 

 

創作者介紹

玉米百合

沉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偽月
  • 今火阿~好厲害的CP~~((誤
    大愛呀~~~~~!!!!!!!!
  • 很冷的cp啊,哈哈!但是挺帶感~

    沉雪 於 2014/04/11 23: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