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好標題再進來,被雷到不負責XD

And 我家艾伯是80%鬼畜眼鏡~R15可能(?)

 

1.簡單粗暴的嘴唇相撞
食物在艾伯的嘴裡咀嚼嚥下,櫻花垚大小姐在他進食的空檔覷機偷襲,她從隔座探起身稍嫌粗魯地貼上不停開闔引誘她的唇瓣。
艾伯措不及防下連同椅子被撞倒,幸好她安穩地待在他懷中。
鎮靜過後,一絲冷芒從他瞳孔掠過。

 


2.親吻對方睫毛上未滴落的淚珠
艾伯躺在石砌臺上,緩緩睜眼,莫名的淚珠從眼角滾落。
取回的記憶,痛嗎?
櫻花垚俯下身,彼此的淚交匯成流,她吸吻掉艾伯睫毛上的水光。
彷彿,想替他承受。
艾伯撐起上身,一滴一滴,將她的淚在泌下前舔舐,滑入喉中,流入心臟。
他說,別為我這樣哭泣。
別再有下次。

 


3.舔舐耳垂
嬉戲般輕啄艾伯的耳垂,銀鈴的笑聲在鼓膜盪漾。
艾伯反手拍了下櫻花垚的額頭,「別胡鬧。」
她含住艾伯的耳垂,「肚子餓了。」

 


4.溫柔繾綣的親吻
「小垚……」
艾伯劃著她唇形的舌尖如此灼熱,捧著她臉頰的雙手如斯輕柔。
瞬間,她想著怎樣都好,隨他了。

 


5.席捲一切的強勢深吻
男人的舌粗暴地在櫻花垚口中翻攪,彷彿要將她口中的一切掠奪殆盡。
異乎於往常。
「說過,再花心就懲罰!」
她的唇瓣經不起折磨,早已紅腫不堪。
艾伯壓著櫻花垚,她覺得無所遁形,只能臣服。

 


6.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
艾伯,親親我。
彷彿聽到人偶的心聲,艾伯蘊著難得的寵溺笑容,抱住櫻花垚。
她的軀體剛好貼合他的胸膛。
頭髮、眉毛、眼睫、鼻尖、臉頰,還有唇,今日受到無數眷顧。

 


7.唇舌交纏的親吻
眼神交纏,此刻無需言語。
相互摟住對方的脖頸,艾伯與櫻花垚的舌彼此舔弄、深入、勾纏。
誰也不肯放過誰。
服輸了嗎?
才不。

 


8.撬開齒關
櫻花垚緊抿著嘴,氣鼓鼓不想說話。
「櫻花……小垚……」
艾伯難得反省,似乎不該為了引起她的注意故意讓自己受傷。
走在前方的小小身影依舊踩著重重的步伐,理也不理他。
眼鏡後的精光一閃,艾伯大步向前抱起櫻花垚。
大掌掐住下顎,他精準地突破抿著的唇瓣,撬開齒列,無所顧忌。
「唔……呼……」太卑鄙了。
身後的阿貝拉住兀自往前走的王子——非禮勿視啊!

 


9.淺嘗即止安撫性的吻
小手拉扯艾伯的衣襟,他將視線從書上往下調。
「該睡了。」櫻花垚揉著眼嘟囔。
「乖,再等等,快看完了。」
艾伯安撫地親親她白皙如瓷的臉頰。

 


10.親吻熟睡中的對方
艾伯撩起櫻花垚的長髮,細柔的髮絲從指縫間滑過。
人偶陷在甜美的夢鄉。
他從髮尾開始,一路吻到粉色軟嫩的唇。

 


11.親吻鼻尖
「艾伯,你看。」
櫻花垚獻寶似遞上烤好的形狀可愛小餅乾。
艾伯彎腰舔掉她鼻尖上無意沾到的果醬。
「嗯,很甜。」

 


12.青澀徘徊的初吻
櫻花垚駝紅臉,兩頰似盛開的玫瑰紅艷,要做嗎?
可是……他會生氣嗎?如果會該怎麼辦?
假寐的艾伯忍不了她繼續糾結,拉扯她的手,讓她跌落在身上。
捏著櫻花垚的下巴,直截了當親了下去。

 


13.猶如羽毛拂過般不經意的的輕吻
「艾伯,你這次要跟誰搭……」櫻花垚突然啞聲。
艾伯轉過頭時,不經意兩唇相擦。
臉頰像滾燙的水燒開,櫻花垚掩面羞怯地奔開。
剛剛、是被親了嗎?……是吧!是吧!
啊啊啊——她要去跟貝姐說。

 


14.啃吻脖頸
櫻花垚抱著枕頭趴在床上,小臉死死埋進布料裡。
艾伯撐在她的背後,漸漸粗重的氣息侵襲肌膚。
他彷彿很鍾情她的脖頸,也不知過了多久,就這樣一直啃咬一直重吻,哀求聲似乎沒傳進他耳裡。
深入衣內游移的大掌,點燃一簇簇花火,難以承受地顫抖。

 


15.自身後而來的親吻
長期練劍帶繭的手掌遮蔽櫻花垚的視野,來人熟悉的氣息讓她仰起臉。
艾伯沒有移開手,低下身體攫獲她甜美的津液。
……
脖子好酸,她悄聲抱怨。

 


16.焦急而慌亂的親吻
遠遠望見那挺拔的身影,櫻花垚歡暢地揮著手奔向他。
她沒留心途中的絆石,跑動中狠狠踢到,身體拋物線飛了起來,重重跌在泥地上。
艾伯慌亂地衝過來扶起她。
「嗚嗚……好痛喔……」淚珠不要錢般滾落。
艾伯撩起她的裙襬觀察傷勢,幸好只膝蓋受了點損傷。
「乖,沒事的。」他抬起受傷的腳,吻上傷口。

 

17.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第一下,「喜歡嗎?」
搖頭。
第二下,「這樣呢?」
再搖頭。
第三下,「這裡還不行嗎?」真難伺候,櫻花垚嘟嘴。

 


(別問我親哪裡,我也不知道啦啦啦~)


18.堅定的誓約之吻
妳愛我嗎?
我愛你。
以吻起誓。

 


19.悲傷的別離之吻
天濛濛亮。
櫻花垚似有感應地驚醒。
「妳醒了?也好,我要走了,妳要保重。」艾伯臉上掛滿憂傷的笑容。
「你要去哪?」
艾伯搖搖頭,沒再說一句轉身推門離去。
「不要!」她的哭喊哽在喉間發不出。
……
「醒醒!」
櫻花垚睜眼,晶體倒映艾伯眉頭緊鎖焦急的模樣。
是夢嗎?
她緊緊摟抱這個男人,別離開她。
艾伯揉揉她的後髮,親吻她的額頭,「別怕。」

 


20.間接接吻
廚房,櫻花垚偷偷摸摸地含住艾伯使用過的杯子,「嘿嘿。」
一旁的多妮妲滿頭黑線,大小姐妳這樣很像變態!

 

21.無法觸及(對方)的親吻
奇異的空間阻隔你和我,再多的親吻,皆無法傳達。
吶,將它毀滅吧!

 


22.虔誠的信徒之吻
艾伯李斯特單膝跪地,牽起眼前人偶的手背,烙印沉重的誓約。
「從今日起,為妳生,為妳死,生生世世。」

 

 

23.酒醉的誘惑之吻
櫻花垚迷茫茫躺臥在床上,嘴裡胡亂嚷嚷,阿奇釀的果酒是佳釀。
艾伯揉揉發疼的額角,無奈嘆息,解開她的衣釦欲為她更衣。
一雙小手勾住艾伯的脖子。
眼眸勾著媚惑,「……艾伯。」
泛著甜香的舌尖舔了艾伯的唇央。
他聽見理智斷裂的聲音。
何苦壓抑。

 

 

24.隔著玻璃(紙,書...)接吻
櫻花垚在玻璃上呵氣,畫出一個愛心,寫下她和艾伯的名字。
然後,閉起眼,唇辦輕輕貼上愛心的中央。
睜開眼,既驚又喜。
艾伯就在玻璃另一面,眼帶笑意跟隨她也親上愛心。

 


25.咬同一根pocky然後吻在一起
「這是什麼?」艾伯狐疑看著棒狀食品。
「是……一種美味的餅乾啦,你看,要這麼吃,誰先咬斷就輸了喔。」
櫻花垚咬著右邊,示意艾伯跟著咬左邊。
pocky在兩人口中漸漸變短,最後,兩人瞪大眼吃下最後一口,唇齒相撞。
「所以,誰贏了?」

 

(還去google一下pocky的玩法(艸))

 

 

26.扼住呼吸侵略性的吻
櫻花垚只覺得即將溺斃,淹沒於身上男人強勢的掠奪裡。
用身體保護他,是這麼大的罪嗎?
從白天到黑夜,她的力氣完全用盡,連指都抬不起來。
只能發出細細的嗚咽。
艾伯掐住她的脖子,兇狠地嘶咬她的唇。
「再一次,我就真的掐死妳。」

 

(詳細版請洽0800-XXXXX……可以體會某人很多題都寫到R18範疇的感覺了orz)

 


27.突如其來的親吻
肩膀被拍了下,艾伯回過頭,嘴唇被襲擊了。
「生日快樂!」櫻花垚漾著羞怯的笑。
充當大小姐的人形梯的阿貝爾實在不知要將目光放在哪裡。

 

 

28.舔吻手心
櫻花垚打翻杯子,醬果汁流滿小手。微微嘆氣,她才喝兩口呢。
艾伯執起她的手,將汁液全數舔掉。

 


29.親吻照片上的對方
櫻花垚打開卡冊,不同時期的艾伯躍入眼簾,她滿懷愛意地一張張親過。

 

艾伯從軍裝大衣抽出一張照片,透著陽光,貼上圖像裡的人偶。

 


30.深海接吻(渡氣意味)
在湖邊跟小烏波玩時,櫻花垚不慎掉落湖中。
衣服吸了水,將她往深處拖。她不會游泳啊!
一團黑影划過來,艾伯撈起下墜的身子,看她憋著氣,連忙唇貼唇渡氣給她。
氣泡從口中一顆顆溢出,沒人理會。
危機解除後,兩人享受著沒人打擾的靜謐世界。
「烏波!」
小烏波很好奇主人和艾伯在玩的遊戲,觸手纏著兩人,牠也要玩!
艾伯臉色鐵青放棄水中嬉戲,帶著她和牠回到宅邸

 

 


 


打完了打完了打完了打完了(……吐血+淚)
笨蛋幹嘛自己跳這個坑,這種30題來一次就夠了orz
恥度破表(艸)
有些題感覺相似度頗高,後面有點想放棄老實說XD

 

PS:垚,音ㄧㄠˊ。

      當初一開始玩UL取名時還按錯字(煙)。

 

 

創作者介紹

玉米百合

沉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