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下廚給他吃,看著購物袋裡滿滿當當的食材,火神是真的很有誠心的想讓他賓至如歸……應該也有火神本身恐怖食量的因素在,記得第一次見識到,他光看著火神像松鼠般拼命塞食物進嘴巴裡就飽了。

 

他本想進廚房去幫忙,當然對於廚藝他是一竅不通,就只是想多增加一點和火神在一起的時間。火神說著哪有請客還讓客人幫忙的道理,就將他從廚房趕了出來,轉念一想,趁機觀察火神的住家也不錯。

 

「對了,要是等的無聊,遙控器就在電視旁架上。」火神探頭出來說了聲又回去忙他的。

 

青峰不置可否,隨意瀏覽過後發現這個家真是大而空蕩,完全不像是一個普通男高中生獨自居住的房子,整潔但卻有些沒生氣,待久了似乎人也跟著空蕩起來。他想,火神真的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吧?不然怎麼安心放他一個人在日本。

 

書架上一溜排都是關於籃球的雜誌,青峰也沒多想隨手抽了一本不在意地翻翻,一張照片就這麼從書頁中飄飛出來,他手一撈,看得出有點歲月的照片上面映著兒童時期的火神和冰室——那個火神的義兄,去年在WC期間兩人甚至吵了一架然後又和好。

 

青峰不懂所謂的兄弟情誼,他獨來獨往慣了,實話說,他是有些羨慕,但並非是想跟火神當兄弟。從去年開始,他要的,始終遠遠大於兄弟和朋友之情。盯著紙面上火神明燦的眼與胸前閃爍的戒指項鍊,他撇撇嘴,暗下個決心後將照片放回原位。

 

青峰在沙發上瞇了會眼,趁火神還在忙時補一下眠,最近他被那些光怪陸離的夢境搞得非常睏頓。

 

待火神將菜餚全部端上桌後,就瞧見青峰睡到嘴巴微張顯然是累的很,火神失笑拍拍他的肩膀,菜涼了味道就沒那麼美味。

 

    「青峰,快起來。菜都好了,你又不是來我家睡覺的。」

 

    『如果可以,我也想直接睡在你家過夜。』

 

    青峰伸了個懶腰,跟著火神大刀闊斧吃了起來,有兩個正在發育中男高中生的餐桌可比戰場。

 

    唔唔!青峰是有聽說火神的手藝不錯,但沒想到這種樸實的家常菜也能煮得如此美味,他後悔沒早點賴上火神讓他來他家。

 

    火神看著青峰一副恨不得將碗盤舔乾淨的饞樣,心裡挺得意的。如果有空閒時間他喜歡下廚,有人讚賞自己的手藝當然會歡喜,頓時覺得青峰大輝這傢伙順眼了許多,還有些可愛。

 

    整桌的菜被兩人解決的清潔溜溜,飯後青峰堅持在火神洗碗盤時幫他擦乾,因為邊聊著他們喜歡的籃球和一些生活瑣事,滿槽的碗盤處理起來也不覺得麻煩。

 

    他們一起看了火神收藏的籃球比賽影碟,互相討論如果換成自己在場上會採取怎樣的行動。

 

    在某些方面,他們真的很相像。

 

    不知不覺,他們在沙發上越靠越近,青峰從側面看著火神帶笑的嘴角,心似乎有貓爪在撓。

 

    青峰一把勾住火神的肩膀,反正這動作從他一開始遇見火神後就做的很順手,「喂!火神,我剛剛看了一下,你好像沒有收集關於女人的東西,是不是藏起來了?」

 

    火神臉發紅,「誰像你是寫真集收集狂啊!」

 

    「是崛北麻衣很可愛。」不過我現在覺得你更可愛。

 

    「女人……有點麻煩……」反正他就是拙於跟女性相處,火神無奈地想。

 

    「你該不會,還是處吧?」青峰壞笑。

 

    「……你也管太多了,快放開我!」火神窘迫到頭頂快冒煙了。

 

    「不放,讓我看看。」青峰一股勁上來。

 

    「哈……哈……別摸啦你……」很少人知道,火神怕癢的很,比賽時那種精神緊繃的場合是還好,但平日感覺放大數倍。

 

    青峰見狀,鬧得更來勁,幾乎整個人壓上火神癢到癱軟在沙發上的身體。

 

    火神臉部肌肉笑的發酸,偏偏青峰不肯住手,本來他的力氣就抵不過他了更何況這時候。

 

    青峰被火神駝紅臉頰眼眶泛淚的樣子勾住了視線,這模樣……跟重複在夢中出現、被他壓在身下的火神疊合在一起。

 

    青峰有些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做夢,恍恍惚惚親上了臆想很久的唇,甜甜涼涼,可惜無法伸舌頭進去。

 

    火神驚愕,看著一臉沉醉吻著自己的青峰滿腦空白。現在的狀況到底是?難道青峰在捉弄他嗎?氣急當下,力氣爆發推開了他的頭。

 

    「你在做什麼?開我玩笑很好玩嗎?」

 

    青峰終於回過神,「不是在開玩笑,我很認真,認真的想跟你在一起。從來都憑直覺的我,第一次那麼想要一個人。火神你知道嗎?從去年冬天之後我就這麼想了,想到快瘋了。」

 

    火神一片混亂,青峰執著的眼中,藍的像深海,似乎一望進去就會被漩渦捲入,再也逃脫不出。他害怕地低下頭,避開擾人心神的雙眼。

 

    「別說了,原來你……」原來這陣子覺得你怪異不是錯覺。

 

    「為什麼不讓我說!我對你……」

 

    「叫你別說了!」

 

    火神情急下揍了青峰一拳,卻在出手後吶吶不知所措,他怎麼,就這麼衝動?

 

    青峰舔掉嘴角的血絲,他不想逼火神太緊。粗神經如他,也感到目前火神過於混亂心慌,今天就先算了吧,也得給火神接受的時間,想當初他發現自己喜歡上火神時也是心煩意亂的很,他不求火神能一下子就接受。

 

    「今天謝謝了。希望你……好好考慮。」

 

    說完,青峰離開火神的家。

 

    而火神,抱著膝蓋陷入茫然。

 

 

    『今天天氣很好,要不要出來打球?』

 

    『桐皇今天是期中考,誠凜應該也是吧?』

 

    『可以再去你家嗎?』

 

    『……你是在生氣嗎?』

 

    青峰發出去的簡訊,石沉大海般沒得到任何回應。但他並不氣餒,依舊每日照三餐發給火神。

 

    桃井知道後嘀咕,「阿大你要是唸書也這麼認真就好了。」不會發簡訊的人經過這段時間卻練就快速按鍵的本事,她有些心酸。

 

       感情的事誰都說不准,箇中滋味只有當事人懂。旁人只能在適當的時候提出建議,或許在他們跌倒了、受傷了,敞開胸膛給他們安慰的港口。

 

 

 

「火神,你不看一下嗎?」

 

從火神手幾裡傳出的簡訊和電話聲從幾日前就沒停過,但火神一看手機的屏幕就一臉複雜地切掉。黑子哲也不能理解,既然這樣為何不封鎖對方,持續下去火神他不煩嗎?

 

現在,他們在速食店,火神正抄他的上課筆記,放置一旁的手機又傳出聲響。

 

「……」

 

良久,火神悠悠嘆息,滿面掙扎,一陣欲言又止後,最終還是問了:「黒子,如果有個你一直以來認為是朋友的人突然跟你說想在一起,你會怎麼想?」至於被襲擊親吻這事,火神死也不肯讓黒子知道。

 

    黒子稍微思索,平淡地說:「問自己的心。若是討厭一個人,如何欺騙自己喜歡也無法;若是喜歡,再怎麼逃避對方,心還是會傾向他。心就似天平,孰輕孰重,它會真實反映給你。」

 

    「……你能說我聽得懂的話嗎?」

 

    火神被這番話繞暈了,照例是黒子會說的玄乎的話。

 

    「換個簡單的說法,當他碰你、親近你時會不會討厭、噁心不舒服?會的話拒絕吧,不會那就……」

 

    話不用說的太白,心底有數就行。

 

    「嗯……雖然還不是太明白,不過謝謝你了。」頭脹得發疼,這種事真是煩人。火神不禁開始埋怨戳破這層紙的青峰。

 

    黑子挺好奇對方是誰,應該不是那些愛慕火神的女同學,會是他認識的人嗎?反正火神向來藏不住事情,以後就有機會知道。

 

    ◆

 

    火神抬起手擦擦額上的汗,往常心情煩躁時他習慣擦地板什麼都沒想讓自己放鬆。但這次一絲效果也沒發揮,他的腦海還是被該死的青峰佔滿。

 

    為何青峰不維持剛碰面那陣子唯我獨尊的模樣就好,是什麼時候開始變了?這麼一想,應該是去年送他球鞋之後吧!

 

    從那而後,他也不知道青峰是從誰那拿到他的手機號碼,空閒的時候他最常做的就是到附近街頭籃球場和青峰打球。

 

    什麼時候,他反而比黒子跟奇蹟世代之一的青峰來得熟了?

 

    什麼時候,他習慣了青峰突如其來的搭肩,不像一開始打掉他的手?

 

    什麼時候,他對於青峰靠近耳邊的慵懶輕語那般習慣,甚至會被他逗到哈哈大笑?

 

    或許他早就覺察到青峰的不對勁,卻自欺那沒什麼,只不過感情比以往更好一些罷了。

 

    青峰大輝,這個男人,侵襲了他的生活,不聲不響,蠶時鯨吞。

 

    才會沒有在他突然親上來時馬上推開他。

 

    火神隱隱中明白了自己的心情,但他又不甘那麼容易向青峰服輸……

 

    算了,等期中考過後再說吧。若考不及格,里子學姊不知會加重他多少訓練,然後下次考試前又要進入惡補地獄,光想就發冷顫。

 

   

 

    青峰其實也不知該怎麼辦,話道出了口,手機轟炸模式一直沒停過,火神是個男人又無法使用追求女人的手段。

 

    他只能將心意一直訴說,不管這樣是不是會造成火神的困擾。他本來就是個想要就要得到的任性的人,溫良恭讓這種美德在他身上看不見,他咧嘴惡質笑了笑。

 

    他想,他忍不住想聽到火神的回覆,死刑犯被判槍決也會給個期限。這麼要死不活吊著,還不如乾脆給他一刀。

 

    一個結果,他要的。

 

    不論那會讓他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他決然發出即將決定他生死的簡訊。

 

    『火神,我想聽你的回覆,明天晚上去你家找你,別再逃避了,是男人的話,就算想拒絕應該說個清楚吧!』

 

    按下發送鍵,青峰吁口氣,揉揉緊擰的眉心,一切就看明天了。

 

    隔日,青峰待到晚餐時間過後才來到火神家門口前。他按門鈴,從門內傳來微弱的鈴響聲,但卻沒人來應門。

 

    瞬間,被打擊了。

 

    青峰不死心,連續摁了快十分鐘的門鈴,依舊沒有得到回應。

 

    青峰冷哼,發起狠來坐在火神家的門口守株待兔。就算今晚火神不願出來面對他,他就不信明日火神還能整日不出門,他就跟他耗上。

 

    『火神,我就在你家門口等你,你不出來,我就不走。』

 

    青峰眼前似乎出現了初見的火神,他牽動嘴角,似笑若悲。

 

   

 

    火神揉捏著後頸,這次有幾科考差了需要補考,他又被抓到里子家做加強特訓,一伙人熬了一夜才得到里子放行的恩准,眼皮沉的將要黏起來。

 

    「唔,教練還是這麼不留情,超想睡……!」

 

    火神自語到一半,被自家門口那一坨東西嚇到。他上前仔細一瞧,拄著膝蓋睡著的藍頭髮,心臟不由自主狂跳,撲通撲通將睡意盡皆驅逐。

 

    「青峰你醒醒,怎會睡在外面?」難道是在等他?

 

    青峰覺得有些發熱,意識混沌地說:「……火神、你、你為何是從外面回來……」

 

    因為抬起頭的緣故更加暈沉,青峰扶著頭搖搖晃晃想站起來卻踉蹌撞到牆壁。

 

    火神見狀趕忙攙住他,「我昨晚不睡家裡,當然是從外面回來,先別說這個,你的身體好燙,我先扶你進去。」

 

    「……」青峰突然覺得自己挺悲慘的……好吧,至少他進了火神的家,至少火神沒將他丟著不管。

 

    他該慶幸。

 

 


 

 

小虐怡情,大虐傷身......

決定給某人一個綽號一>"衰尾峰"

 

創作者介紹

玉米百合

沉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