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歲,他們相遇。

    十七歲,他們在一起。

    十八歲,他們分離,天各一方。

 

    ——十六歲的天空,藍的滲人——

 

    他站在一方地,闃黑的四周,沒有人。

    隊友倏然出現圍著他,剛安下心想往哪個方向去也好時,他們一個個轉過身、毫不猶豫地離開,如此絕決。

    「紫原!」 

    「綠間!」

    「赤司!」

    「黑子!」

    「黃瀨!」

    說話啊……喂!……你們……

    以為不用自己待在這的心喜,變成焦心的呼喚。

    他抬腿想追上逐漸遠離的同伴,但卻怎麼也跨不出去。

    然後,又剩他一人,只餘他徬徨的喘氣聲。腳下裂開一個洞,無可攀附,就只能往下墜落。

    就這樣……索性放棄……

   

    尖銳的終哨打醒滿場屏息的觀眾,爆出難以置信的歡呼。

    誠凜贏過桐皇,那個怪物青峰敗了。

    茫然站在場上,他敗了嗎?

    雖然一直想要有勢均力敵的對手,但真的有人打敗他之後,他才知道,原來敗果的滋味並不好嚐。

    視線掃過青梅竹馬捂嘴哭泣的臉,如斷掉的風箏。

    打敗他的人,眼笑彎像月牙,勾住那飄盪的線。

    從那之後,他總會不自覺地搜索他的身影,不自覺地想靠近,才能安心。

 

    「阿大,你又翹掉練習了,不是說想打球了嗎?」

    桃井五月氣鼓鼓,重複他去年年底W之後說過的話,沒想到這麼快又故態復萌。

    青峰大輝翻身,打了個我很睏的哈欠,繼續睡他的。

    昨晚不知哪裡抽風,國中的事、去年的事輪番在夢中上陣。因為睡眠不足,一早起來後腦勺陣陣抽疼,他只好逮到時間往固定的駐紮地補眠。

    也就是這樣,才容易被桃井找到。

    「阿大!你再這樣我要告訴火神了!」聰明的桃井,知道拿何人來治冥頑的青峰最有效。

    他那些不對勁,她都看在眼裡,放進心底。

    那啥「命運的相遇論」酸了她一口牙,當時瞧著青峰懵懂如初生小鹿般的眼神,她一邊忍住惡寒,一邊又有「吾家有男初長成」的深刻感慨。

    「喂喂!你這女人,干火神什麼事,幹嘛扯到他!」

    果不然,前一秒還躺在地上充耳不聞的人,馬上像被針扎到般跳起來。

    「哼!你不是會和火神約在週末打籃球嗎?要是火神知道你平常不參加練習,導致打球又輸給他,他八成會不高興。」

    跟身為桐皇籃球隊頭號問題兒童的青峰不同,過了一年成長不少的火神可是誠凜籃球隊的三好隊員,唯一讓教練里子不省心的,就是課業成績並沒有多大起色這件事。

青峰被這話噎住,停頓了會只好吶吶地說:「……去就是了,五月,你可別多嘴。」警告地瞪她一眼。

「嗯嗯,好乖!今天我要去誠凜找哲,順便讓你一起去好了。」

意思是我不去練習,就不想讓我知道是嗎?小心眼的女人。

接替今吉成為桐皇籃球隊隊長的若松因為青峰又翹掉練習正在發火,沒想到氣勢洶湧的桃井領著一臉睏意的青峰踏入體育館。

若松駭了一跳,火沒處發,憋得滿臉通紅,粗聲啞氣地叫青峰趕快去換衣準備。

雖然青峰沒表現出來,不過桃井知道他對於要去跟火神碰面很是期待。

男人,其實也愛裝模作樣。

奈何天不作美,在練習進行到一半時雨像有人在天空倒水般那樣傾瀉而下,叮叮咚咚的雨聲甚而蓋過運球聲。

青峰的臉色沉黑一半,作為分隊練習敵對一方的人苦不堪言,因被他當作心情不舒爽的發洩目標。

    幸而雨終是轉小了,淅淅瀝瀝三滴兩滴下。

    當教練終於放行,所有人都鬆了口氣——青峰迫不及待想離開;其他被欺壓的人感激總算解脫,那個熱淚盈眶啊。

    「阿大,你不撐傘?」

    「才那麼點毛雨撐啥傘?只有你們女人才這樣。」青峰嗤笑。

    桃井不服氣地嘟嘴,「才不是那問題!你不知道現在酸雨淋多了以後容易禿頭?尤其男人本來就比女人來得容易禿。是說,阿大你也要注意喔,不覺得你的髮際線比國中時後退了一點點嗎?小心以後你的另一半嫌棄你。」

    「哪有,根本是妳的錯覺。……看在妳苦苦勸說的份上,我勉強撐一下好了。」真的嗎?他怎麼都沒發現?等回家再仔細照鏡子觀察清楚。

    青峰沒發覺飄移的眼神出賣他的隱隱不安。

    桃井寬宏大量沒繼續擠兌他,而且再這麼閒扯下去會耽擱到約定的時間。

 

    到了誠凜,雨停後,天灰沉沉,懷著一顆火熱少女心的桃井還是遠遠就鎖定那個淺藍的身影。

    「哲!」 

    「桃井和……青峰,好久不見了。」黑子淡然地點頭打過招呼。

    「哲,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吃點東西討論吧?」

    「嗯,請稍待一下,等火神出來。」

    「我還以為火神不來了……差點害某人白跑一趟。」

    「說啥啊!」某人蠢到自己跳坑。不過聽聞火神今天會出現,他瞬間安下心來,不復急躁樣。

    「噗。」

    「呵。」

    明顯被取笑,青峰面子擱不下,當作過耳風,踱開幾步站在校門口更好看清。

    火神大步流星走來,「黑……青峰怎麼是你!」

    青峰臉一沉,「我不能來嗎?」

    「你這麼兇做啥?我就是突然看到你嚇一跳。」莫名其妙。

    「……喔。」青峰撓撓頭,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

    幸好有貼心的青梅竹馬解救他,「吶,我們趕快走吧,肚子都餓嘍!」

    一行人,走在前方的黑子與桃井熱烈討論閱讀心得,後方的青峰和火神瀰漫尷尬。

    桃井暗地裡為他操碎心——阿大你太嘴拙,怎麼追得到火神。

 

    火神和黑子被強使留在座位上看管物品,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不久,青峰和桃井端著盤子回來。

    「哲,謝謝你借我書,今天我請你。」

    「火神,剛剛真抱歉,這些漢堡當坐賠禮。

    看樣子兩人有備而來。

    火神盯著眼前的漢堡小山倒不好意思,「那又沒什麼,而且去年你送我球鞋,都還沒謝謝你,那雙球鞋可不便宜。」他現在才想起來這事。

    桃井看青峰又傻愣愣不接話,焦急地在桌下踢他一腳。

    「那、那……改天讓我去你家吃飯!」想也不想就這麼衝出口,火神廚藝好的事逐漸在同儕間傳開,他一直想試試。

    「是要做飯給你吃?好啊。」火神毫無戒心答應。

    『阿大,太棒了,竟然想出直接去他家這招。』桃井在心裡為青峰喝采。

    黑子對於其他三人的暗濤洶湧,只是吸著奶昔睜大眼睛覺得有趣。

    青峰著迷看著。

    火神潮紅的雙頰,從嘴角不小心滴落的水滴流過滾動的喉結,爬過鎖骨,最後進入到寬大的運動衫裡。

    他想取代那水滴,然後,佔據他全身。

    大概覺得身旁的視線過於吃人,火神不安地動動身體。

    「你也要喝嗎?」除此之後他找不到其他因素。

    「不用,我剛剛喝過了,你自己喝吧!」

    「喔……」那就不要一直盯著我啊,火神不敢說出來,怕說出口反而被恥笑。

    「休息夠了?再打一場?」還是覺得氣氛怪怪的,火神趕緊用打球來化解空氣中莫名的緊繃。

    青峰今天是吃錯藥了嗎?那視線簡直媲美X光想將他看穿般。

    ……但後來狀況也沒好到哪兒去。

    青峰貌似故意一直讓他拿球,接著整個人緊緊貼住他,本就是炎熱的天氣,身軀相貼處更熱的厲害,他的衣服幾乎被汗水浸濕。

    青峰阻攔他時會不經意擦過他的手臂、胸腹、甚至大腿內側部位,運動時高速運轉的腦袋只能不停告訴自己,對方那是正常的防阻動作。

    耳邊的喘息聲越來越重。

    火神一個趔趄,絆倒在地上,膝蓋磕撞水泥地面讓人陣陣發疼。青峰壓在他的背上,他似乎感到對方的嘴唇摩娑過他的後頸,他哆嗦推開,「快起來,你壓得我很痛。」

    話一脫出口才發現甚是歧異,火神脹紅著臉道:「……膝蓋有點痛,我先回去了。」

    青峰這時才醒覺,「火神,你的傷口還好嗎?」

    火神胡亂應了幾聲,收拾好就匆匆離開,一刻也不敢多待。

    回到家後,捂著亂跳的胸口,臉頰可疑的微微發燙。

 

    青峰揉捏身下人的胸部,不甚軟卻柔韌充滿彈性,極佳的手感讓他越發起勁,下手也越大力。底下人的呻吟聲,帶給他肆虐的快意。邪惡地勾唇,擰住胸上顫巍巍的乳尖,肆意撥弄,偶爾調皮捏緊,那人跟著弓起身子,不知是退卻還是迎合。

    他抓著那人的手,撫上身下的性器,帶領他時而縮緊放鬆,然後緩緩搓動,他舒暢地吁氣,那略帶粗糙的手掌接觸敏感的部位反而增加麻癢的感受。他不滿足這樣搔癢,按住想掙脫的手,強迫它加速擼動,然後,在對方驚呆中,將液體噴射於他愛不釋手的胸部,黏稠濕漉,指沾了一些作弄往對方嘴裡塞,卻被撇過頭去。但又何妨,他愛憐呢喃:「火神……」

    青峰大輝霍然驚醒。他怎麼會做這樣的夢!是下午故意貼著火神藉機揩油的後遺症還是懲罰?他也知道那樣挺下作,火神認認真真跟他較量,他卻心不在焉只想著拉近跟他的距離。

    慾望的野獸,關不住了嗎?

    他確實忍無可忍了。

    望著睡褲凸起的膨脹苦笑,只好溜進浴室解決。

 

    桃井五月搖頭嘆息,「阿大,你沒發覺黑眼圈很重嗎?別跟我說你皮膚黑所以看不出來。又胡亂作夢了?這次又是什麼,火神?」

    「別管閒事。有那個空閒去把廚藝學好,真為妳將來的老公擔心。」典型被戳中後腦羞的反擊。

    「哼!反正又不是煮給你吃。別扯開話題,你也太遜了,想要就去追啊,還是不是男人啊?聽哲說,火神越來越受女孩子歡迎了喔。」乾脆下劑猛藥。

    「你知道我喜歡他?」有表現這麼明顯嗎?

    「女人的直覺。」

    「……」

    「對了,你不是跟火神約好要去他家?趁那時候向火神表示一下吧,暗戀真不符合你。」桃井打個冷顫。

    「……就算你不說我也……」

    「也會去做嗎?就是這樣,拿出你在球場上的霸氣魄力,去征服火神吧。」

    唉,柔情是阿大的致命傷,其實她覺得火神會比較喜歡溫柔型的人。

 

 

 


 

 

 

唔啊~不曉得自己在打瞎米碗糕了……青峰後面一整個忍很久的色情狂怪叔叔(喂XD)

其實很喜歡桃井吐槽阿大的段子

這種尚未戀愛的過程真真苦手orz 

接下來真的要拼命修羅了,希望本子能順利生出來(咳血)

 

 

 

創作者介紹

玉米百合

沉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