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火,為什麼你家沒有媽媽啊?」年紀大青峰輝火二歲,褐髮棕眼的小男孩好奇地問。

其實,小男孩並沒有特別的意指,只是單純的疑惑。他會這麼問也是因為今日幼稚園在課堂上,教師讓他們畫「我的一家人」,他用蠟筆畫下了爸爸媽媽和自己,回到家後他突然想到小火家沒有媽媽這回事。

「唔……可是、我有爹地和爸爸啊!我喜歡爹地和爸爸,他們對我很好很好,沒有媽媽也沒關係!」小火認真思考一下,漾著笑臉回答玩伴。

「喔!是這樣啊。」小男孩應了,雖然還是覺得哪兒怪怪的。

    兩個男孩互相笑了幾聲,繼續擺弄手上的益智積木。

    麗貝卡在一旁消毒孩子們的用品一邊關注,見兩個孩子的對話沒有延伸到詭異的方面或吵起架來,鬆了口氣。

    「卡里,來幫幫媽媽將東西拿到儲物櫃。」她是家庭主婦,本身領有保母執照,小火可愛又聽話,還能和自己的兒子卡里作伴,被青峰家委以照顧小火,麗貝卡覺得一舉兩得。他們兩個家庭平日常有往來,對於青峰和火神他們家特殊的狀況也是知道的,所以才怕兩個孩子討論到吵嘴,幸好是她多心了。

    「好!」卡里馬上執行媽媽交付給他的任務。

    「姨……我想睡覺。」小火走過來拉拉麗貝卡的衣擺。

    「小火,身體不舒服嗎?」麗貝卡擔心地問,小火平時活力十足,現在卻反常的玩一會就說累。

    青峰輝火呆滯地望著麗貝卡,她不放心量了下體溫,但小火也沒發燒,找不出倦怠的原因,只好先帶他先去休息。

 

    青峰將休旅車停妥,下了車,長腳一步跨上階梯,有些急地按門鈴,火神到巴黎的餐廳做交流,已經去了一段時日,這期間小火都是由他來接送,偏偏今天訓練的時間拖晚了,趕來時比往常慢了快一小時。

    麗貝卡開門後將青峰迎進客廳,青峰正疑惑怎麼沒看見小火,就聽到麗貝卡說:「青峰,你等一會,我去將小火抱過來。」

    抱過來?小傢伙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哪一次看到他們來接他回家不是自己興高采烈地衝過來?

    麗貝卡小心翼翼將睡著的小火讓青峰接過去,面帶憂心:「小火從下午開始就食慾不太好,也容易累,青峰你回去要多注意他一下,怕他是生病了。」

    「欸?好……」說是這麼說,但青峰有些忐忑,不,是非常不安。小火通常都是火神在看管,他不太會照顧小孩。說真的,他認為這一星期來,小傢伙能安然度過他粗手粗腳的照料就是個奇蹟了。

    一踏出保母家的庭院,細微的水滴就打在青峰臉上,不自覺抬頭一瞧,天開始滴起毛毛絲雨,擰眉用大掌擋在小傢伙的頭上,駝著腰將小火包覆在自己的身體下,衝向休旅車,打開後車門將他安置在兒童座椅繫上安全帶,剛要縮回身子,眼光掃到露在衣服外頭白花花的小胳膊和小短腿,轉而在車內置物箱裡找出條毯子披蓋在他身上,然後才開車回家。

   

    將在路上買好的晚餐放在廚房的桌上,青峰搖搖在沙發兀自沉睡的小火,「起來了,小火,吃完晚餐才能幫你洗澡然後早點去休息。」

    小火迷迷糊糊地睜眼,只覺得好像有好幾個爸爸在晃來晃去,「……爸爸,抱小火去……」

    「好,抱你去,走吧!」

    事有反常即為妖,小火平常可沒這麼膩著他,青峰這下子擔心到有些煩躁了。

    青峰有一口沒一口吃著晚餐,密切關注小火,所以他就說小孩子麻煩,小小的太柔弱,怕一不小心會碰傷他們。

    小火將湯匙放在還剩大半晚餐的瓷碗裡,唔,明明以前覺得這個很好吃的,今天卻怎麼都不想吃完。他邊想邊萎頓地說:「爸爸,不想吃了……肚肚好痛。」小臉蛋兒皺得像肉包子。

    「你怎麼剛吃完就要拉?等等,給我忍住,我馬上帶你去廁所。」

    青峰攬著小火的腰像提布袋般快速衝到廁所,怕來不及索性一把拉下小火的褲子讓他坐到小一號的馬桶上解放。

    青峰不想聞那味道就到廚房將碗盤收拾乾淨,火神這次到巴黎去總共要二週,時間不短,火神要離開前千萬叮囑他基本的家事該做就要做,不能讓小孩處在髒亂的環境裡。

    火神也忒瞧不起他了吧!想起他憤懣不平壓著火神吃乾抹淨的情景,美美的笑了幾聲。

    收拾妥當後,青峰才想起要去看看小火的屁股有沒擦乾淨,揉揉額角,奶爸這職位可不是每個人都能一當就上手。

    一靠近廁所就聞到臭烘烘的味道,青峰臉色鐵青,但又不得不去整理善後,不禁在心裡嘀咕——火神你快回來!

    「小火,你是做了啥?為什麼這麼臭?」

    小火蔫菜般無措站著,眼眶紅紅,他本來想趁爸爸過來前毀屍滅跡,但根本不知道抹布放哪裡。

    「嗚……剛剛吐了。爸爸,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好了,不就是吐了,把眼淚擦乾,你是男孩子別這麼愛哭。變成愛哭鬼小心火神不喜歡你!」青峰很沒大人樣的恫嚇。

    「嗯!不哭哭。」小火聞言趕緊用手背胡亂擦掉眼淚。

    青峰瞧見小火的小腿沾了嘔吐物,心想這下子只能先幫他清理乾淨了。兩隻長年打球而健壯的手臂撐著小火的腋下,把他抓到主臥房的浴室幫他洗好澡,換上乾淨的睡衣,然後讓他睡在自己的大床上。

    青峰戴起口罩將樓下廁所的地板清掃完畢後,因為出了不少汗乾脆也回到主臥的浴室裡洗好澡。

    青峰隨手拿了條毛巾擦乾並不長的頭髮,長吁了口氣,總算是有時間看這幾日累積沒看的比賽錄影,帶小孩比他想像中累多了,不得不佩服火神,除了打理一家不小的餐廳還要照顧孩子,卻沒有絲毫怨言。

    青峰突然驚醒。

    他茫然看著早已停止播放的螢幕,夢裡面似乎回到從前——那段火神不在他身邊的日子——那般難熬、毀滅般、被刺傷的日子。

    都過去了,現在的他們將要步入二十八歲,那段青澀的歲月已然流逝,何況他們還有了個孩子。青峰這麼安慰自己,但不知哪來的惶惑不安緊緊揪住他的心,他迫切需要一個人來證明——證明自己確實活在此刻。火神遠在巴黎是不可能的了,但還有一個孩子……

    青峰回到主臥房,他想抱抱小火軟軟的身軀,似乎這樣能趕走心底的寒冷。但當他一碰到小火的臉卻發現燙得嚇人,臉蛋潮紅、呼吸急促,一看就知道是發燒了,青峰一時間慌了手腳,片刻之後找回些許冷靜,取來了耳溫槍量小火的體溫——四十度——他低咒一聲,火速換上外出服,帶上鑰匙和錢包,拿著自己的外套包住小火,開車往離家裡最近的醫院去。

    

    醫院的急診室。

    點滴的管線連接到病床上青峰輝火的手腕,而那小小的手掌握在青峰手裡。

    『青峰先生,你家孩子得了急性腸胃炎,引發的高燒打完點滴後就會退了,之後幾日請多注意給孩子清淡的飲食和水分與電解質的補充。』

    耳邊響起醫生的叮囑,青峰眼底閃過愧疚,他太忽略這個孩子了,明知道小火的身體不舒服還是將他一個人留在樓上,若是早些發現也不會燒得這麼嚴重。

    驀地,小小的手動了動。

    「……爸爸……這是哪裡? ……」他不是在家裡睡覺嗎?

    「你發燒了,醫生說吊完點滴就可以回家,肚子還會痛嗎?」青峰輕輕地摸上小火的肚子,「對不起,都是爸爸不好。」

    他將額頭抵住小火的頭,似乎想將滿心的歉疚與抱歉傳達給他知道。

   「爸爸……不討厭小火了嗎?小火、小火也想要和爸爸一起玩……可是爸爸都不理我……嗚……」他也很想像別的小孩一樣坐在爸爸的肩膀上和爹地一起在遊樂園玩。

    小火因為生病所以話音孱弱,說到差點抽噎時想起爸爸不喜歡他哭鼻子所以忍住了。

    青峰突然覺得喉頭哽住,微紅眼眶,深吸了口氣才說:「怎麼可能討厭你?你是爸爸和爹地最重要的寶貝,之後爸爸會多陪陪你。你要乖乖聽話把病養好,等爹地從巴黎回來,我們一起出去玩,說起來也很久沒有一家出遊了。」

    他忽略了小孩子敏感的心,不就是因為他先擺出了隱隱不知所措的態度,所以小火在和他相處時才會鬧些小彆扭,人與人之間都是互相的。

    「真的嗎?」小火聞言,皺著的臉笑開了花,頓時來了精神。

    「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醫院的空調有些冷,青峰將小火身上位移的被子重新蓋好。

    「哇!那我要快快好,然後等爹地回來就能出去玩了。」

    「回家打電話給火神?」小火生病了,如果不讓火神知道,等火神回來大概會跟他冷戰個幾天,還是乖乖先報備吧。

    「嗯。」雖然肚子痛痛又被針扎,但是今天好高興喔!

   

    為了照顧小火,青峰乾脆向球團請假幾日。不意外的被教練責唸了頓,不過當教練知道青峰是為了照顧小孩之後就停止了這行為,通話快結束時還被調侃——真看不出來,青峰你竟是個好爸爸啊!

    青峰只能乾笑兩聲,誰叫他素行不良。

    小火從醫院回來之後的前兩日偶爾還是會斷斷續續的腹瀉,醫生說把肚子裡的髒東西清乾淨再吃止腹瀉的藥較好,青峰也只能遵照醫囑,備好小兒電解質飲料補充小火流失的電解質。 

    至於飲食就請保母幫忙煮些清淡的食物,油膩的外食青峰目前不敢給小火吃。青峰心想等回神火來就跟他學些簡單的料理,總不能火神一不在家,他和小火父子倆只能當可憐的外食一族吧。

    若說這次小火生病最大的收穫,那就是他和爸爸的感情突飛猛進。

    「……當彼得回到家,他媽媽倒是原諒了他。因為他很高興彼得找回了外套和鞋子。小白幫著彼得把圍巾摺好。媽媽也把……小火!」

    青峰停止唸故事,小傢伙根本沒在聽。

    「嘿嘿,爸爸你手好大啊!」小掌貼著大掌比劃,他也想要有爸爸這樣的大手。

    「叫你不專心!」大掌玩鬧似罩住小火的頭蹂躪,小火被逗得咯咯直笑。

    小火笑累了也困了,「爸爸我想睡覺。」

    「睡吧!」青峰將小傢伙攬過來靠著自己。

    看著小火安詳的睡容,他也覺得略有睏意。

 

    火神自從巴黎回來那天,心想何時青峰和小火變得這麼膩歪,似乎在他出差的期間發生了什麼事。問他們,二人神秘兮兮地笑成一團,還說那是「他們的秘密」。火神沒有被隱瞞的不悅,反倒為父子倆感情變好了而由衷高興,總是彆扭的關係對於家庭的和樂相處有礙。

    不過看著小火原本圓嘟嘟的臉蛋有些削尖,火神尋思要好好地把那些肉補回來。

    將小火哄睡了之後,火神拿了睡衣就進浴室,他吁口氣,這二週密集的行程真是不輕鬆,晚上回到飯店時幾乎想倒床而睡。

    剛脫下衣物,扭開水龍頭,溫水撫慰疲憊的肌理,火神就發現青峰貼了上來,「你幹嘛?我要洗澡,出去啦!」

    青峰不理會火神的推搡,自顧自地說:「火神你走了半個月,難道你都不想嗎?」

    火神眼一瞪,「想也不是這時候,你以為我去那裡是吃喝玩樂啊?每天累個半死,現在都還緩不過來……別亂摸!」話音剛落就拍掉在他身上急躁胡亂摸索的手掌。

    青峰哀叫了聲,甩甩被火神暴力打開的手,「喂喂!這幾日小火生病我忙東忙西的,你也不給個犒賞。大我……我又想起了你不在身邊的那時候。」抱怨的話鋒一轉,他突然想起幾日前的夢,有些低落。

    火神沉默了會,扶著青峰的頭就吻上去,激烈的舌頭交纏,交融的程度並不比身體進出差。他喘著粗氣,「別再想了,那都過去了。」

    「我不管,你要補償我!」

    「知道啦!你比小火還幼稚耶!」

    火神和青峰在浴室裡笑鬧起來。

    青峰輝火流著口水,捲著彼得兔的小被子鼾睡,不知兩個父親這時候完全忘了他的存在,還在夢裡快樂地在爸爸和爹地身邊跑來跑去。

 

 

 —TBC

 

※參考書目:

碧雅翠絲.波特原著;林海音譯(2007):《小兔班傑明的故事》。台北:青林國際。

 

 


 

這章幾乎完全是奶爸青峰的場合。

從去年在構思這故事時,就一直想著當20幾歲過不久就要步入30歲的青峰,當有自己的孩子時會怎麼跟孩子相處(尤其那還是有愛人基因的孩子),

他不能永遠是那副不著調的樣子XD 是不是也會有父子間溫情的一面?所以就有這章的產生。

本來還有段浴室股ㄐㄧㄠ的play還沒寫,因為這章有些爆字數了orz 等本篇完結,有時間就會加在番外(目前預計番外有3篇了(目死))。

接下來幾章都是青火的青春戀愛瘟腥(←這不是選字錯誤)故事~~可能會有文藝峰和病峰出現??

不過一定會是HE的結局,請安心服用^^

ps:好想把彼得兔整套故事書買下來,但悲催的儲物空間讓我含淚放棄......

 

 

創作者介紹

玉米百合

沉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