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妮喜歡嗎?」

羽柔般清軟的嗓音讓多妮妲從沉迷於手上紅彤彤的鐮狀武器中回過神。那瞬間,白蔥的嫩指正撫過刀身的弧度。

「大小姐,是什麼意思呢?」

沒有多餘的情緒起伏,多妮妲只是疑惑而已。她表現出來的,會是漠不在乎亦或嫌棄的態度嗎?

略過了她的疑問,人偶露出慣有的淺淺淡笑,向她招了招手。

沉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