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沈彥竹匆匆忙忙就要衝進校園裡。因為鬧鐘設定錯誤早早醒來,後來寫日記又寫到直接趴在書桌上睡著,迷迷糊糊醒來時臉上還被書緣壓出印子來。看了看腕錶,天啊,都快遲到了,早自習和謝君安約好要討論功課。所以早餐也沒吃,一陣手忙腳亂之後,打理好穿上制服就從家裡衝出來,大眾交通工具搭了會來不及,直接就上了計程車。
  就快看到校門口了,沒想到就這樣一頭紥進某人的胸膛,重力加速度,雖然是撞到人體上,也讓他的頭痛得夠嗆了。
  頭頂上傳來溫厚的嗓音:「沈、沈彥竹同學……早安。」
  沈彥竹氣急敗壞,「早你個頭啊!你沒看到我快遲到了嗎?閃邊去!」
  秦翔麟一臉無辜貌,「我、我是……」又被罵了。

沉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學後的教室裡,學生回家的回家,有社團活動的各自去參加社團活動,前一節課那還是擠滿學生的景象不復見,空空蕩蕩的只餘排列有些凌亂的桌椅,窗外的操場上傳來田徑隊起跑的鳴槍聲,混合著四起的加油聲好不熱鬧。和煦的風吹動窗簾,揚起一波波美麗的弧線。
  按理說現在這時間教室裡本應該是空無一人,但在教室後方的佈告欄前方却站著兩個人,彷彿與窗外的熱鬧分隔成兩個世界,空間裡瀰漫著曖昧的氛圍。
  其中一位英俊挺拔的高個男生開口打破沉默,「彥竹,我們同班兩年,現在已經高三,再不說就快畢業了,我知道這句話由我這朋友來說有些奇怪,但是我還是想要告訴你……」
  
  「是什麼話?」沈彥竹的眼盛滿著期待與興奮,他有預感那一定是他等了兩年的話,他長久以來的等待與忍耐終於有了代價,心理暗暗竊喜。

沉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寒冷的冽風掃過空曠之處,強勁的風頭猶如要撕裂萬物般嚴峻,美/國的東部壟罩照在10年來罕見嚴重的暴風雪中,道路老早就被厚實的積雪所覆蓋,大人們努力拿起鏟子清除積雪以便讓人車通行,活潑天真的小孩則在一旁堆出心中幻想的雪人。
       

        一向活力四射精力旺盛、無視於他人想法堅持散撥歡樂散撥愛的KY國家大人──阿爾弗雷德.瓊斯,反常簌簌抖地縮在厚重被窩裡,還從被窩底下傳來牙齒打架的聲音。
   

       「OH──NO──,為什麼今年的暴風雪這麼大又持久,這樣HERO我就不能隨時出去買最喜歡的Hanburg啦──」突然蠶絲被一掀,冒出一顆頂上頭毛亂翹、戴副金框眼睛的藍眸男人頭悲憤的吶喊。

沉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